回台灣後第一次看電影,也許並不是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事。
但是是蔡宗翰的第一部電影,很多方面來講是有著很多意義的。

好不好看?Are you kidding me?有太多主觀偏見的我,怎麼可能會說不好看?

想起你們永遠把幹你娘和馬的當成語助詞掛在嘴邊。想起一切瘋狂和踰矩的事,除了不可思議外會有一點偷偷的羨慕。想起班導那不知是誰砸的車窗,想起他的鐵血教育和成績至上的價值觀。

我還是不太了解男孩們之間的事。那些透過隱私分享和偶爾互虐來加深的情誼,那些旁人無法理解的所謂義氣,那些透過啤酒和香菸來營造的氛圍。

vitalw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