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喂,文婷,我在1、2廳這,你在哪裡?」事後回想電話裡說的應該是這個,當時完全聽不清楚。
我:「我在13樓,你在哪裡?」
你:「我也在13樓啊....」可是我完全聽不清楚...我想你應該是看到了近在咫尺,像個笨蛋一直喂喂喂的我,你說:「好,我去找你。」

結果我還在喂喂喂。一轉身,看見你氣定神閒地站在面前,我嚇了一跳。

定了神,我拉拉你的大衣,說:「很冷厚?」

 

在電影院裡,聊起工作,問你怎麼會想跟朋友一起創業。你說:「就是覺得是該作點什麼事的時候了。」
那一刻,我像是身處村上春樹小說裡的對白。

 

我們還是生疏的吧,畢竟生活圈沒有交集,你不是熱絡多話的人,我覺得安心所以不會因為怕冷場而一直自high;但是我一直都覺得就是因為生活沒有交集還能談天說地更證明所謂契合。畢竟,有多少人知道「勇者無敵」?有多少女生會對「搖滾黑幫」感興趣?我認真地想要問問大家。

我常常在心裡為你的好記憶力感到驚訝。其實你沒有記錯我的工作地點,是因為短暫時間後我又換工作了--我也害怕男人會以「不穩定」作為拒絕我的理由。很久以前你問我看過是枝裕和的「空氣人形」了沒?轉換工作時的短暫假期只能去關西你說不是要去阿根廷嗎?我不知那是你不著痕跡的關心還是怕場面太乾而找的話題(笑),但當你由我喜歡的球星推敲我愛的球風告訴我值得關注的新秀,我真的覺得很幸運認識了你。

在2011的這最後一天,我突然覺得....捨不得離開---這冬日暖陽。

20120101_13040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talwt 的頭像
vitalwt

Babbling

vitalw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